你总要历经艰辛,习惯一个人


⊰  你总要历经艰辛,习惯一个人    


前段时间参加一个培训,讲师和我差不多年龄,刚研究生毕业,很明显还没什么授课经验。一节课讲得磕磕巴巴,第二节课还没开始,我收到了后排传过来的要求更换讲师的联名信,上面已经有了绝大多数人的签名。那天下午我们换了讲师。

 

后来我在走廊尽头看见那个被换掉的女孩,她对着窗口打电话,声音很小,但能听见她在哭。那一刻我有点心疼, 因为她的委屈和难过,我都曾经经历过,但是我也知道,成年人的世界里,没什么是容易的,我们都会在一次次的打击里变得坚强,会成长,会更加优秀,会长出无坚不摧的外壳。

 

part.1

 

谢春花刚推出她第一首单曲的时候,老蒋告诉我: " 这个姑娘是95年的。 " 那时候我和老蒋都有点沮丧,我们难以接受喜欢的歌手已经比自己小了。那个时候的我们,刚毕业一年,除了年龄与日俱增,我们几乎一无所有。

 

那段时间的我,每天都围着工作连轴转,做最基础的工作,没什么技术含量,但是特别辛苦。那时候老蒋在报社,已经做了一年的实习记者,可是一直没有得到转正机会。她拿着付不起房租饭钱的月薪,上着从来没有过正常休息的班。

 

我想我们绝大多数人都一样,从毕业那天起,我们就开始习惯拥挤的地铁,开始习惯在寒冷的清晨爬出被窝,习惯一个人生活,习惯故作坚强,也习惯接受自己的平庸。这并不是多么值得庆祝的习惯,但就像是成年礼似的,我们开始从脆弱那里毕业了。


 

part.2

 

谢春花刚推出她第一张个人专辑的时候,老蒋告诉我: " 这个姑娘火了。 " 那时候我和老蒋毕业两年,我不用再绕着吃力不讨好的琐事打转,而老蒋,直接和北京总部签约,去了首都工作。老蒋去北京之前,我们站在过街天桥上,看桥下来来往往的车辆,沉默不语。

 

一切开始变得顺利起来,会有人羡慕我工作轻松,会有人对老蒋说: " 你运气真好。 " 可是我们都知道,如今看似轻松自如的一切都不是容易的。

 

我们记得刚开始工作时的忐忑和谨慎,记得曾经被质疑过、被看轻过、被责备过,记得那些因为委屈而一个人掉眼泪的日子、因为能力差而暗自伤神的日子,也记得我们都曾经有过一万次想要辞职逃避,想要就这么算了,想要说服自己这份工作不过如此,不值得如此拼命的日子。

 

可是我们一样,都坚持了下来。

 

我们早就不是端端正正坐在教室里,考到优秀就开心的孩子了。生活这一场测试,没有耐心的老师,没有无私的父母,没有补考的机会。 它只会用最严厉的方式打击我们,用挫败来指引我们正确的路,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,从来没有坐享其成的美事,也从来没有  " 容易 " 两个字。


 

part.3

 

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,有太多人光芒万丈,他们过着我们期待的生活,经历着我们梦里的人生。可是我也知道,平凡的人比比皆是,我们都是拿着一份勉强够用的薪水,消磨着再普通不过的日子。 可你知道吗,在光芒万丈之前,我们都要欣然接受眼下的难堪和不易,接受一个人的孤独和偶尔的无助。

 

生活的公平性在于,它会给你选择的余地,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去过上你真正想要的生活。但是你也应该知道,那些交到好运的人,也都曾经历过生活的折磨。

 

那些加班到深夜、读书到天明的日子,那些你咬牙没放弃、坚持走下来的日子,那些曾经痛击你、重伤你的日子,最终,都会变成你闪闪发光的经历,点缀你接下来的人生。

 

成年人的世界里,没有什么是容易的,可是总有一天,我们会遇见另外的一个自己,一个值得期待的自己。那个人会让你知道,嗯,曾经你经历的一切苦难艰辛,都有意义。

 

所以答应我,无论你现在正经历着什么,无论你有多么想要放弃,都请告诉自己,再坚持一下吧,没有人的成功来得容易,还有很多很多打拼着的年轻人,正和你一起。要开心,要加油,好不好?


" 爱对了人 " 是什么样的?

\


  " 爱对了人 " 是什么样的?    


" 从今以后你愿意做我的老婆,和我度过余生吗?"

" 我…我愿意!"


我从来没有参加哪个婚礼是看着新郎新娘交换完戒指后抱头痛哭的,我也从来没有在别人的婚礼上哭花了妆,忘记了吃好吃的喜糖,我们这一桌大龄女青年看着台上的男女,都哭了。


01


我们17岁那年,小乔和南哥在一起,当时谈恋爱的不止他们俩,我们一群人里好几对都是在高中毕业前在一起的,大家一起毕业进入大学,一起异地恋,一起在假期坐火车去另一座城市和恋人相聚,一起在几年后失恋说再见。


唯独小乔和南哥,穿过了几千公里,度过了所有的苦难与意外,在相遇十年的时候,喜结连理,从此我的孩子冠上你的姓氏,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。


在我们每一个人逐渐成长的过程中都看了太多人世间的悲剧和离散,于是我们怀疑也轻视爱情。可实际,当你相信美好会发生的时候,往往更容易感受到幸福。


我去南哥和小乔的新家参观时,南哥和我喝茶聊天,他说这一路真难啊,如果再重来一次,他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有这份勇气。


小乔父母都是公务员,平时把小乔管的中规中矩,根本看不上吊儿郎当的南哥,一直不让他们恋爱,小乔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,背着父母和南哥谈恋爱。


大学的男生宿舍,充斥着烟酒气和打游戏的叫骂声,南哥忙着搞研究,忙着做兼职,他说别人的大学逍遥自在,我每天都忙死了,我知道她父母不看好我,我得给小乔长脸啊。


于是大学毕业时,带着一身荣誉的南哥签了北京一家很好的公司,赚了钱就全给小乔,任小乔支配。毕业没两年小乔家里给她安排相亲,小乔瞒着父母辞了工作,来北京和南哥团聚,小乔和父母说,你们不让我和南哥在一起我就不回去了。


爱情是什么?能被说出来的都不是爱情。那些你感受到的苦涩、难熬,不是爱情本身,是你爱错了人。真爱一定和喜悦、明朗、饱满相联,或者说真爱会让人忽略苦涩与煎熬。


02


好像所有的阻碍都在向真爱让路,南哥调回了家乡的分公司,小乔父母向他们妥协了。南哥和我说那阵子他只要有空就往小乔家跑,陪岳父下棋带岳母去公园,修灯管换家具全都是他干。


南哥说我不想让这对逐渐老去的夫妇觉得他们失去了心爱的女儿,而是从此以后他们多了一个儿子。


前几年看《裸婚时代》,我们每个女生都想有一个像刘易阳那样的男朋友,但我们却没有裸婚的勇气, 我们在现实面前败下阵来,我们在朋友的议论眼色中轻易放弃,我们在父母的压力下举手妥协,因为爱情好像越来越难得。


那几年一起玩儿的朋友已经聚不齐了,分手的恋人没办法再坐到一张桌子上了,当初信誓旦旦要陪对方走到最后的人没几年就分道扬镳了。


高中毕业在操场上喊誓言的人很多,走到现在的只有他俩。于是我们每个人都羡慕,也深知所有的幸福都有看不见的无数付出。


听了太多承诺就真假难辨,于是每一句都不走心,可我们每个人都相信南哥说给小乔的情话一定真诚而厚重。


爱情不易,难的不是你找了一个高富帅的男友,坐着豪车,而是你身边的人深知你的秉性和你彼此适合,难的不是找一个人托付终生,而是你们最爱对方并且深信不疑。


南哥和小乔的生活我们很少问起,因为我们知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他们早已历练过,不再害怕那些所谓的风雨。


我想跟你说, 相信爱情的人往往更容易得到爱情。愿我们都能遇到那样的一个人,让你知道,你过去经历的所有难捱,其实都有意义。


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。作者:筑爱天堂鸟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久信网
原文地址《你总要历经艰辛,习惯一个人
分享到:更多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(0)